from the museum director
Founging Purpose
Founging Purpose
guidance in building
the fifteen-year war
modern warfare
buiding peace
getting to the kyoto museum for world peace
Museum Director
 

 我是蒙特・卡西姆(Monte Cassim),继首任馆长加藤周一,第二任馆长安斋育郎,第三任馆长高杉巴彦之后,从2012年4月起开始担任国际和平博物馆馆长的工作。

 首先,在此谨向至今仍饱受东日本大地震及福岛核电站事故之苦的灾民表示衷心的慰问。今后,和平博物馆将进一步深入发掘自身力所能及的课题,并切实地付诸行动。

 2004年12月26日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海域发生的大地震及其引发的海啸,残酷地袭击了我的家乡斯里兰卡及印度洋周边各国,夺去了无数人的生命。目睹日本发生的一切,痛感人类未能从当时的惨痛经历里吸取教训、防患未然。

 立命馆大学国际和平博物馆以“担负在和平建设中大学的社会责任,教育培养具有和平理念的人才”为理念,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由大学创建的和平博物馆之一。2005年改建后,博物馆主要以构建和平社会为目标,积极开展收藏、展示及其他相关活动。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后,人类已深刻认识到尊重历史和民族的重要性。但与此同时,由于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抬头,致使各宗教、风俗习惯及文化之间形成“强调自我、相互排他”的局面。虽尚未酿成战祸,但却滋生繁衍了饥饿、贫困、人权侵害以及因地震、海啸、地球温暖化等自然灾害导致的环境破坏。此外,医疗和教育方面还存在差距、区域性纷争至今不断,世界和平远未实现。

 为解决以上种种课题,我们需要构建一个能带动全社会共同发展发荣的“可持续发展的国际社会”,需要致力于人类全面能力的培养。还特别需要铭记“东日本大地震”的惨痛,认真考虑为构建和平的国际社会环境,作为“地球市民”应有的世界观和社会责任。

 此前我们通过探讨,对和平博物馆所担负的责任有了更清晰的定位,即:第一,讲述战争的惨痛,反对战争、暴力和非人道行为,培养尊重人权的意识。第二,加深历史认识,提高民众对“破坏和平”行为的真正原因和本质的分析辨识能力。第三,为解决人类共同课题、创造“可持续发展的和平社会”,培养研究“和解”与“共存”道路并践行之的人才。

 同时作为前提,我们必须要认识到各国家和地区固有价值观和历史认识的不同,即使追求和平的理想目标是一致的,拥有不同理论和方法的人群为实现共同的理想,必须要具备求同存异、努力构建新的价值观和历史认识的态度,积极学习并付诸行动。我曾经在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工作过6年,在那里来自世界上80多个国家的和地区的约3000名留学生和日本学生共同学习、共同参加社团活动和志愿者活动、并一起在宿舍生活,通过每天的学习实践不断努力构筑自己的思维和行为体系。

    作为立命馆大学国际和平博物馆馆长,希望能全力发挥在亚洲太平洋大学所积累的经验,在布展和举办活动中,通过“对话”和“合作”,开拓博物馆“构建和平”的发展空间,力求将博物馆建成“教育、研究、学习、启发、探索、发现”之所。

“观察、感受、深思、迈进”

 2012年立命馆大学国际和平博物馆建馆20周年,为进一步推进各项活动的开展,竭诚希望各界友人一如既往地对我们给予指导和帮助。